第二章(4)艾瑞克森学派的治疗取向
作者:[美]杰弗瑞·萨德 出版社:化学工业出版社 返回目录

  乔的案例

  艾瑞克森(1966)提到他对这名个案使用非正式的催眠方式,也就是心理层次的沟通--多层次散布技巧;在这个案例中,是用在疼痛控制上。

  乔是一名花农,他面临末期癌症的威胁;高剂量的止痛剂导致他有中毒的情况,但对疼痛缓解几乎没有帮助。一位亲戚要艾瑞克森到医院替乔看诊,用催眠来控制疼痛。在见乔不久前,艾第二瑞克森知道乔甚至不喜欢听到"催眠"这个字眼。还有,在艾瑞克森替乔做治疗时,乔一个当精神科住院医生的儿子也会在场,他本身并不相信催眠,乔也知道这点。

  当艾瑞克森在医院见到乔的时候,他怀疑乔甚至不知道他去那里的目的。由于乔做了气管切开术,不能讲话,他用写字来和艾瑞克森沟通。艾瑞克森开始了持续一整天的治疗,他说道:乔,我想要和你聊天。我知道你是一个花农,你培植花卉,我在威斯康星的一个农场里长大,我喜欢种花,到现在还是喜欢。现在,当我对你说话的时候,我希望你能坐在那张舒服的椅子上。我会对你说很多事情,但那都跟花卉无关,因为对于花卉你比我懂得多。那并不是你想听的。(粗体字在这里是表示多层次散布和催眠的暗示,音节、单字、句子或词组都可能用稍有不同的语调来传达暗示。)

  现在我说话的时候,我能够很舒服地说著话,我希望当我说著关于西红柿的种植时,你会舒服地听我说话。这真是个奇怪的话题,它让人好奇,为什么要谈西红柿这种植物呢?一个人把西红柿种子播在土里,他将会希望种子长成一棵西红柿,它的结果会带来满足。种子浸润在水里,一点也不困难。能够如此,是因为雨水带来安详与舒适……(Erickson, 1966,p.203)

  乔喃喃自语地说著关于西红柿的种种,响应了多层次散布的暗示,之后他出院,体重和体力都增加了,用很少的药物来控制疼痛。艾瑞克森之后又去看了乔一次,再次使用他间接的沟通技巧。

  评论

  艾瑞克森(私人通信,1976年3月4日)自己评论这个案例:乔的妻子、女儿和姐夫都在听(当我做治疗的时候),最后他的太太打断我的话,要我开始催眠。她很惊讶地发现催眠已经做完了。我一直对乔说的,他们都认为是一些无意义的话……

  当你检查腹部是不是得了盲肠炎时,你会先从腹部上离盲肠最远的点下手,再慢慢地接近重点部位。……我尽可能由离乔的癌症最远的地方著手,不去触及癌症的病情。事实上,我说了很多乔解读为经验性学习的话语,他原本自认已经永远丧失这样的能力,直到他获得了充分的正向连结滋养,足以取代他所憎之事。(节录自Zeig, 1985b, pp.464-466对于整封信的报告。)

  艾瑞克森理解到乔获得了意识之外的学习,使得疼痛控制变得可能。他运用乔的价值体系,由谈论植物著手。他结合了戏剧,并提供能矫正乔注意力的框架,用这样的方式开始,将乔远远连结到不舒服的状态之外。精要之处就是建立于小步骤的间接沟通。概念被导入,而接著加以发展。习惯的不适应模式(疼痛)被瓦解,而新的模式(安适)被引出。艾瑞克森既没有挑战,也没有分析病人疼痛的需求,或是病人对于治疗的抗拒。事实上,艾瑞克森也没有把自己当成改变的媒介或正式催眠这个病人,但他确实让病人经验到"如何去"变得不同。